> 国内要闻 > 滚动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军事 | 评论

莲知般若——刘春潮艺术作品展

来源:搜狐新闻

指导单位:

中国国家画院

主办单位:

中国国家画院青年画院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

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

乔十光美术馆

树美术馆

当代岭南艺术研究院

承办单位:

幸福树艺栈

出品人:刘霞

策展人:张航

执行策展:蔡春婕

展览助理:张忠雪 杨梅雪

展览宣传:贺艳荣

展览时间:2019年9月12日-10月3日

展览地点:树美术馆

地址:北京宋庄小堡艺术东区

展览共展出画家、诗人刘春潮近十年漆画作品88件,装置作品两组,结合原创诗歌和音乐,呈现其以“莲”为载体的艺术实践和对东方美学的理解……

【艺术简介】

刘春潮,画家、诗人。现为珠海古元美术馆馆长。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漆画艺委会秘书长、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广东省人文艺术学会理事。

美术作品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等展览,获《上海世博会中国美术大展》优秀奖(最高奖)等奖项。发表于《美术》等刊物。被中国美术家协会、文化部、中央电视台等机构及国际友人收藏。在德国、美国、英国、芬兰、西班牙、泰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北京、重庆、上海、广州等城市及港澳台地区举办《刘春潮艺术作品展》。被《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等媒体报道。被评为“最具学术潜力和市场价值的艺术家”。在美国纳斯达克大屏幕循环展出。应邀出席中国第九届中国画节并于开幕式上举办《莲知般若——刘春潮中国画展》。

应《美术报》之邀,主持“漆画之纬 / 中国漆画的绘画性”学术论坛;应《美术观察》之邀主持“构建当代中国美术评价体系”学术研讨会;应中国美术家协会之邀,主持“水之纬 / 中国水彩,粉画的现代性和民族性”学术论坛。

诗歌获“全国青年诗人诗歌大赛”二等奖、第三届舒曼殊文学奖等,发表于《人民日报》《诗刊》等报刊,入选《新诗百年》《新世纪诗典》等选本。出版个人诗集《空椅子》《感谢水》《事实如此》《四平方的大海》。结业于“广东省第九届诗歌高级研修班”、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二期少数民族创作培训班。2016年由人民文学杂志社、广东省作家协会等单位主办“我不能企及头顶上的事物——刘春潮诗歌研讨会”。应邀出席“2018英国剑桥徐志摩诗歌艺术节”并在艺术节开幕式上举办《莲知般若·诗画剑桥——刘春潮漆画艺术展》,获徐志摩艺术奖。

【前言】

中国是世界上产漆和用漆最多的国家之一。漆,是中国传统媒介,漆艺在中国有7000多年历史。中国艺术家刘春潮是一位以传统漆为材质表达现代艺术观念的诗人艺术家,他的漆画作品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既激活了传统的漆画技法又演绎了现代的思想观念。刘春潮是一位走国际化路线的艺术家,作品具有神秘的诗性,既东方又世界,达到了“以一当十”即目前国际流行的“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效果。这是他在传统与现代两极之间流连往返和实践东方美学的结果,是他在传统文化佛、儒、道中汲取营养并努力与现代意识嫁接的心路旅程。其作品在德国、美国、芬兰、日本、泰国、尼泊尔、澳大利亚等国展出均受到欢迎,在艺术界引起广泛关注。他既是是画家又是诗人的双重身份为我们研究其践行的新东方美学,提供了独一无二的艺术样本。

重现的东方美学/代前言

刘春潮的艺术中深切地领受到中国文人艺术的某种精神基因,或者说正是这种文人艺术的精神基因构成了刘春潮当代诗画艺术的内在审美精神。为从根本上实现中国本土文化的当代审美转型,刘春潮在创作《中国莲》系列中,从中国漆画艺术的传统质材中开掘出具有强烈东方神秘美感的艺术表现形式,使得整个作品既具有本土性又具有当代性,或者说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总体上说,刘春潮的《中国莲》系列之所以赢得当代艺术界的普遍关注,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的作品中蕴藏着中国当代艺术深刻转型时期的审美期待:自觉告别当代艺术的西方情结,从东方本土文化资源中撷取创作灵感,排除一切干扰,直抵中国本土文化的精神根系,让隐匿和几经消失的东方美学得以重现。

邱正伦/ 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人类学博士、硕士生导师

文章一

春潮的隐谜世界——重现的东方美学

在各种风格层出不穷,各种流派像走马灯一样令人目不暇接之时,明智的艺术家选择的应该是沉默冷静,甘于寂寞,埋头实干,等待大浪淘沙后的澄清。刘春潮——就是一位在自己的诗和画的隐谜世界里黙黙耕耘着的艺术家。

刘春潮的中国画,尤其是重彩画功底扎实,且早已自成体系,我读过他的画册《爱莲说》专辑,也饶有兴趣地读过他很多的诗篇,深为春潮的才思所打动。

刘春潮的漆画一样耐人寻味,那是他赋予作品以理想与哲思的结果。他从生命意识和性的角度对“莲”提出了自己的哲思,对“莲”这一传统文化符号进行全新的阐释,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找到了契合点。不久前《岭南漆画》在德国展出时,法兰克福市美协主席兴奋地对刘春潮说 “我本来以为中国漆画无非是些花花草草的工艺品,但你的作品,既有中国传统的质材和东方文化精神又具备现代艺术特征,很符合国际的审美情趣……”。刘春潮还是一位优秀的诗人,用文字来思考已是他的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思考物化到漆画作品中,就是神秘的诗性。在《爱莲说》系列里,他在圆形构图中求变,外方内圆,看似简单,却达到了“以一当十”即目前国际流行的“少即是多”(LESSIS MORE)的效果。在色彩运用中,原本是画中国重彩和岩彩的刘春潮,抛弃了五花八门的缭乱色彩,运用了漆画特殊的语言和具有天趣的肌理,纯洁、纯粹、纯净,又仿佛是水墨画,呈现出墨分五色的效果,从而流露出有与无,对与错,黑与白的思考痕迹。

我不相信天才,但我绝对相信天赋。我对刘春潮的艺术天赋确信无疑。用他的诗语说就是:“没有抵达,只有靠近”。那就让刘春潮以自己的方式去闯,用平静的心,独特的思考和大胆的实践,去靠近彼岸吧!

蔡克振(原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文章二

为他鼓掌∕许钦松在“莲知般若——刘春潮漆画艺术作品展”上的讲话

春潮先生的漆画在我们业界非常有影响。我在中山看到过他的部分作品,今天他带来了近几年的新作到我们美术馆举办展览,我们广州人民热烈欢迎春潮的到来。

春潮先生作品有禅意,一种特别善良的宗教情怀。他画了很多莲花,画了很多跟莲花主题有关的作品,表达了内心深处对这种美好事物的向往,从中散发出他的为人、为事、为艺的一种非常高尚的情怀。他特别遵循自己人生的理念和追求,非常平和的、安静的做着艺术事业,这样的艺术家是艺术界不多见的,即便有宗教情怀的人,这样执着的人其实是不多的。这种平和的心态,在繁杂,名利场特别多的当下,更值得我们对他致以敬意。

我们都知道,艺术的世界跟现实的世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们关注现实,我们关注民生,但同时作为一个艺术家,凭借他独特的艺术智慧、境界以及思想,他必须跟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这样的距离它更能生成、生长成一个艺术家。春潮就深知这个道理,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春潮先生在这一点比别人多出这样一个的可能性,就是他的心非常平和,特别为人处世,他的艺德特别值得我们学习。

另外一点,作为漆画艺术,在大家都知道的蔡克振先生带领下,我们广东的漆画在短短20年当中,突飞猛进,成为了全国的漆画强省。从事漆画艺术的人很多,有名的也很多,特别在当代艺术的驱使和影响之下,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都在做着漆画的探索,并且大大的拓展他们的艺术观念,材料的空间,甚至技法的各种追求,形成一个多元化的非常丰富的漆画世界。从而,我们广东形成了一个非常有序的梯队布局。春潮先生的作品经常到过国外展出,深受国外艺术界和收藏界的喜爱,影响颇深。我们非常欣喜的看到我们广东漆画的成长,并且以刘春潮先生具备有代表性的漆画作品和他的影响力,使我们广东的漆画作品可以打到长江、打过黄河,形成中国的影响,甚至国际的影响。

中国是漆的故乡,在目前这种艺术氛围下,我们更加关注我们这个传统艺术。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达了一个通知,关于实施发展中国优秀传统艺术传承发展的意见,这是一个有重要指导意义的文件。我们是漆的国度,应该在这样一个时期把漆画发扬光大,为我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在世界的影响力,做出我们应有的努力,奉献着自己的聪明才智来影响世界,让我们中华传统文化在世界的文明格局里占有更为重要的位置。

只有我们中华民族文化在世界格局的竞争之中,有贡献,影响到世界文明史,我们的才能真正做到扬眉吐气。这虽然是在刘春潮先生的画展“莲知般若”的讲话,我想也代表着当下广大文艺工作者的共同心愿。

让我们为刘春潮先生鼓掌。谢谢。

漆画作品

《心经》之一漆画 120×120cm 2018年

《花开见佛》之一漆画 120×120cm 2018年

《花开见佛》之二漆画 120×120cm 2018年

《飘》之一漆画 100×100cm 2019年

《清》之二漆画 80×80cm 2019年

《月光》之二 120×120cm 2019年

《寰》漆画 180×180cm 2019年

《红云》之二漆画40×40cm 2019年

《蓝云》之五漆画40×40cm2019年

《花开见佛》之五漆画120x120cm2019年

文章

莲:刘春潮的符号和意象

● 梁 江

和刘春潮的相遇,始于莲。

2008年,我在北京蒙邀担任第三届全囯青年美展复评评委。上一次青年美展推出了罗中立的《父亲》,隔了近30年才接续这一届。这是一项很不寻常的展事,全囯广泛关注,投稿多达四万余件。复评需从两千件初评入选作品中评出260件 终选作品,仍然是一件眼花缭乱的重活。两三小时在林立的作品中穿行,一个硕大的莲蓬吸引了我……端详良久,再看看作品背面标签:刘春潮、爱莲说之涅槃、广东……这让我有点诧异。

由于专业工作的需要,也由于我是广东人,广东美术我是一直关注的。我向其他评委推荐了这张广东色彩不浓的作品,自此也记住了这个并不熟悉的名字。

后来,由于中山市主管文化的领导引荐,见了刘春潮,果然如我最初揣测的那样是外来的新广东人。

不仅主管文化的领导对刘春潮赏识有加,我的老同学涂志伟、北京的长辈画家叶武林、重庆美术界的朋友邱正伦等,都曾撰文论评刘春潮的作品,对他诗画兼擅的才情很是推许。而我,还特别在意刘春潮把贵州、云南、重庆、敦煌、日本以至更大范围的艺术养份融纳一身的经历。他的天份、热情、开放和兼容性,让他成为新广东人后能很快打开新局面。

刘春潮是跨界的,现代的,穿行于音乐、诗歌和绘画之间。作画则漆画、工笔、重彩、水墨不一而足。而在我看来,这么多年变化多端的刘春潮,都贯穿着一个关键词:莲。

佛教圣花为“莲花”。“花开见佛性”,人若有莲的心境就有了佛性。莲是智慧,是一种境界。在刘春潮那里,莲则是他最明确的符号,是他的精神意象。

早在1997年,还是中山小榄镇教师的刘春潮已开始《爱莲说》系列创作。那时他喜欢莲莲花盛放的燦然绚烂和孤芳冷洁,以此自况。十年后,鲜衣怒马的青葱期过去了,他逐渐悟到《爱莲说》的内核,能从干枯的莲蓬里释读出深层的生命力。百花中惟有莲是花、果(藕)、种子(莲子)并存,喻佛“法身、报身、应身”这“三身”同驻。《五灯会元》说到“拈花一笑”的典故,禅宗是以心传心的。不言而喻,这个前提是对禅理必有透彻理解,心神领会的默契方有可能。莲喻佛,有如菩萨在生死烦恼中出生,而不为生死烦恼所干扰。这是禅理,是生命的奥义,也是人的哲思。

《爱莲说系列》之下的题目众多,有《涅槃》《凝》《飘》《破》《射》《围》《无极》等等。十年下来,春潮已有30余幅《爱莲说》系列画作出现在各种不同场合的全囯性展览中。莲的形象从最初的清新可人到庄正內敛,再到寂寥悲壮,由热闹的聚集到清冷的疏离,甚至是以残破的坚执于寒冬里持守……莲是符号,要表达的是他生命和存在意义的追寻,记录的是他之所感、所思和所悟。显然,其义不在外相,莲的符号之下是刘春潮深邃的意象,而且20多年一以贯之。

刘春潮有很好的的艺术天赋。涂志伟说,刘春潮善于学习,对于外来的无论是油画、版画还是日本画,他都能从中找到契合点。叶武林说刘春潮在不断的探索与实践中已“破茧成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视角和艺术图式。靳尚谊先生更是称赞说:“刘春潮作品很现代,给人很强的视角冲击。是自身思想观念的物质载体,画面中对材料的运用也很合理,是年轻人的艺术,但又不乏传统的元素”。

这都已是专业界很高的评价。我想,还应提到刘春潮多年在艺术社会活动中的贡献。他甫出校门来到广东,从基础起步做出了成绩。先是在中山,现又在珠海担任美术馆长职务,为美术界,为社会公众做了大量工作,在业界颇获好评。他的作品,严格说来都是业余完成。而他今日的可人成绩,与他热情、勤勉和多方面爱好的个性关系至为密切。音乐、诗歌和绘画几位一体,涵养丰富且相互生发。这些个性特色还得益于更根本的依托--他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只有勤于思考,不为琐屑饾饤所迷,方逐渐得以窥见人生与艺术的堂奥。

难得的是,刘春潮是头脑冷静的。他说,艺术高下如何,在于个性化程度、技法难度、思想深度、学术深度四个维度上。这恰如他写的诗句:“没有抵达,只有靠近”。

艺无止境,斯言矣!

2019年3月22日写于广州

(梁 江 广州美院中国近现代美术研究所所长、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原中国美术馆副馆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

文章四

重现的东方美学

——解读刘春潮的《中国莲》系列/邱正伦(西南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人类学博士、硕士生导师)

《中国莲》刘春潮当代艺术世界巡回展,历经欧美、日韩、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所到之处引发了业内人士的普遍关注和赞誉。这种普遍的关注和赞誉绝不是单纯就某位艺术家的某件作品的一时性评价,而是蕴藏着更为深刻的因素。依照笔者的看法,在整个当代艺术格局中,刘春潮的出现至少从一个特定的角度为中国本土艺术的当代转型提供了一种富有东方美学精神的价值指向。置身于刘春潮《中国莲》诗画艺术作品空间中,你会产生一种十分强烈的感受,似乎有一种熏香的气息。这种熏香气息不是从嗅觉中获取,而是从画面的视觉深处溢出,源于一种东方佛教智慧的精神引领。观众仿佛置身于庙堂之中,置身于佛国莲台的禅境之中,让佛性禅境的气息充满整个展厅直至充满人心。事实上刘春潮是一位内在性极强的艺术家,这种内在性不仅体现在他的绘画作品之中,同时体现在他的诗人情怀和哲思境界。在《中国莲》系列作品中,刘春潮将绘画、诗歌、哲学融于一体,彼此之间不能分割,由此构成具有独特东方审美气象的作品面貌。

莲在中国文化语境中有着十分丰富的文化内涵,从周敦颐的《爱莲说》到佛教中的莲花宝座,从“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君子品格到纯净、空灵、圣洁的禅性智慧,刘春潮深知这一切都是东方的审美文化指向。但任何一种文化都不是单纯的给予和传承,也包含着相应的文化拖累和文化负担,因此,在继承传统内在精神的同时,必须学会放弃才能另辟蹊径,才能找寻到自己独特的表现向度。解读刘春潮的《中国莲》,其中包括《诞生》、《源》、《飞翔的…》、《门》、《满月》、《太初》、《悟》、《拈花微笑》、《冥》、《中国红》等系列篇章。就题材而言,这一系列作品具有典型的东方属性,但在具体的创作表现过程中,刘春潮似乎有意识摆脱莲的文化附加和相应的审美局限性,将莲的文化意象纳入到当代人的生命体验语境中进行全新的创作熔铸,对莲花、莲叶、莲蓬、莲子的意象呈现完全打破了传统花鸟画意义上的程式化图式,对莲的生命意义进行了系统的当代视觉阐释。莲花艳丽无比,莲叶枯萎沧桑,莲蓬有似弹孔,莲子射向无边的虚无。面对《中国莲》系列在德国展出时,法兰克福市美协主席深有感触地对刘春潮说:“我本以为中国画无非是些花花草草的工艺品,但你的作品,既有中国传统的质材和东方文化精神又具备现代艺术特征,很符合国际的审美情趣……”。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刘春潮没有将自己的《中国莲》系列创作简单局限在漆画领域里进行创作,而是立足于当代艺术语境,深挖中国本土艺术资源,努力推动中国传统艺术的当代转型,重建东方审美精神。换一种说法,刘春潮对传统的莲意象采取了去魅的艺术态度,否弃莲被传统士大夫附加的种种君子品格和相关的道德附加,包括佛教对莲花的宗教附加。刘春潮将莲的创作完全置于当代语境进行生命存在意义上的视觉阐释和诗性表达。说到刘春潮对莲花题材的去魅,不仅仅是对莲花传统的审美附加进行清洗,进一步解读我们还可以发现刘春潮在对莲花题材进行去魅的同时又在进行当代意义上的复魅。这种复魅绝不是在形而上学意义上赋予莲花的神秘性,而是将莲花同当代人的生命存在状态和生命内在的体验方式密切结合起来,以此来表现由莲花折射出来的人的生命之美。事实上,刘春潮的莲花在性、荣枯、生死等轮回链条上进入了文化人类学的终极追问阶段。比如,在《冥》系列篇幅中,画家在许多画面上,似乎于不意之间偶发之间,他在枯萎的荷叶与莲蓬之间添上一行红色的蝌蚪,看似随意,实则是艺术家在自觉阐释生命的奥秘,它们成群结队地游向生命之海,岸既是归宿,同时又意味着生死的轮回之道,触摸生命那种向死而生的原初脉动。正如画家在诗歌《欲言又止》写道:“我们争着说话/说到白狐/说到庙宇/说到攀满枯枝的围墙/阳光下暴露的点点残红/说到笔下诞生许多美女的老头/说到欲言又止”。性的诱惑、无意识的艺术冲动、生死之间的轮回,这一切都通过对莲的视觉阐释呈现为具有东方意味的视觉景象,神秘而真实,细腻而隽永。

刘春潮的《中国莲》系列构筑了一种本土文化的当代阐释模式,观众既可以从自己的视角观看画家所呈现的意象世界,又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和细读作品的内在意蕴。一旦达成这种当代阐释学意义上的解读,观众和画家都会在这里的作品空间中,达成一种相互理解、相互交流、相互转让、相互呈现的澄明境界。就其中的《拈花一笑》而言,作品提供了一种存在主义诗学意义上禅意境界:“道/香由心生/心由香达/我/一路烧香/一无所求”(刘春潮《香》)。在笔者看来,这一诗性的禅意境界不是画家为禅境而禅境,为进入而进入,为表现而表现所形成的,而是画家按照自己生命诗性的澄明显现方式得以自由抵达,因而这一系列画作昭示出了蓬勃的生命气象。

严格说来,刘春潮属于后起的新生代艺术家。所不同的是,刘春潮没有直接挪用西方现代艺术的现存制作模式,而是从中国本土文化中寻找正在失去的诗性火种,寻找本属于东方的文化家园。在艺术形式的选择上,刘春潮面对着一种局限,即漆画语言本身的规定性,尤其是漆画作为传统民间工艺所带来的局限性。在这方面,刘春潮吸收了佛教绘画的办法,同时也大胆吸收当代艺术的硬边制作方式,使画面呈现出一种极简主义风格,画面空间的有限容量在与一种现代诗歌互动的结构中表现出超画面的内容。这种超越并不单纯取决于超现实的构图,更重要的还是绘画诗性空间和生命存在哲思空间的视觉扩张,即在东方文化语境中呈现出的有意味的形式。

对此,你可以借用苏轼评价王维的方式来面对刘春潮:“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我们可以从刘春潮的当代诗画艺术中深切地领受到中国文人艺术的某种精神基因,或者说正是这种文人艺术的精神基因构成了刘春潮当代诗画艺术的内在审美精神。为从根本上实现中国本土文化的当代审美转型,刘春潮在创作《中国莲》系列中,从中国漆画艺术的传统质材中开掘出具有强烈东方神秘美感的艺术表现形式,使得整个作品既具有本土性又具有当代性,或者说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总体上说,刘春潮的《中国莲》系列之所以赢得当代艺术界的普遍关注,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的作品中蕴藏着中国当代艺术深刻转型时期的审美期待:自觉告别当代艺术的西方情结,从东方本土文化资源中撷取创作灵感,排除一切干扰,直抵中国本土文化的精神根系,让隐匿和几经消失的东方美学得以重现。

艺术见解

Understanding of Art

说的可疑

Doubtson interpretations

作品是艺术观念的物质载体,是艺术家心、情、性、智的具体呈现,但心灵与物质之间存在一个转化的问题,在转化的过程中艺术作品不可避免的与艺术家的心、情、性、智产生距离,因此“说”是可疑的,“说”的过程既是阐释的过程也是误导的过程。

A piece of painting is the material carrier of an artistic notion and the demonstration of the artist’s spirit, passion, personality and intellectuality. Paintings are the result of a material conversion from spiritual notions. During the process of conversion, it is unavoidable to prevent any deviation of the artistic works from the artist’s original spirit, passion, personality or intellectuality. Therefore, interpretations of artistic works are doubtful. In this sense, the process of interpretation is both a process of explication and a process of misleading.

听的误差

Misunderstandingin appreciation

我们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得到理解与还原,但解释不是作品的组成部分,“听”是由听者来完成的,谁也代替不了谁的耳朵。而听者是自我尺度的驾驭者,有更大的主动性和自由性,这就预示了“说”、“听”之间产生误差的必然性。正如诗人们所说,诗歌是不能解释的,因为诗歌恰恰就是在这一过程中失去的部分。或许画也一样,当我完成以上的转述,其实也已或多或少的歪曲了它。

We all hope that our works could be appreciated in its correct sense and construedin line with our original intention. However, interpretation is not a part of the artistic works. Comprehension of the interpretation is all done by an individual appreciator on his own. No one else or nothing else can take the place of his own eyes and ears. Since an appreciator sets his own assessment criteria for artistic works, he possesses more initiative and enjoys more freedom in artistic appreciation, which contributes to the inevitabilityof the distance between interpretation and appreciation. Just like the case of poetry, said by poets, poetry cannot be interpreted because what matters in a poem is exactly what is lost in the process of its interpretation. Maybe that is also true of painting. Now when Ihave finished the above remarks, Imay have concluded, more or less, a process of distortion of my original intent for my paintings.

名家评论:

Celebrities' comments

滕小松(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

Teng Xiaosong (Vice Dean of the Collegeof Fine Arts, Hunan Normal University)

在刘春潮心灵的光芒中呈现为神秘、厚重的审美意象的“莲”,特别是莲蓬的浑厚深沉、辉煌灿烂甚至凄凉悲壮几乎完全远离了中国传统诗意中的高洁、飘逸和柔美,而成为一种浓墨重彩式的秋思和静观默想式的禅境。还有那频频呈现的残叶、莲子、蝌蚪,又在昭示生命的轮回与运化、消逝与重生。也就是说,他内心的情感和思想的磁场所筑构的“意向性结构”已把中国传统年画中绿色莲蓬转变成金色的莲蓬,把民间莲蓬吉祥喜庆的寓意转变成生命轮回的符号,把常理中“处世高洁”的爱莲情结升华为“春华秋实”的生命意识。显然,他画笔下的“爱莲说”是“生命之诗”,更是“生命之思”。因此有人说,从刘春潮的画中仿佛能听到秋声,看到佛光。

The mysterious“Lotus”,especially the lotus seedpod, in Liu Chunchao’s aesthetic presents an impressionof massiveness, splendorand even solemness, far beyondtheir conventional image of noblenessand gentlenessas that in the Chinese ancientpoetry, and generates a contemplativeatmosphere. And the broken leafs, lotus seeds and tadpoles frequently appearing in his paintings representthe vanishing and renaissanceof life. That is to say, in his intentionality structurecomposed of his emotions and philosophical thinking, the green seedpods in conventional Chinese new-year pictures has been turned into golden seedpods, the seedpod has been transformed from a folk sign of happinessinto a symbolof the palingenesisof life, and the conventional “lotus complex”(feeling noble) has been sublimed to a sense of life. Apparently, the “Lotus Saga”series are not only his “poetry of life”but also his “reflections on life”. No wonder it is said that the sound of autumn winds can be heard and the Zen meditationcan be felt in Liu Chunchao’s paintings.

Celebrities' comments:

靳尚谊(原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刘春潮作品很现代,给人很强的视角冲击。是自身思想观念的物质载体,画面中对材料的运用也很合理,是年轻人的艺术,但又不乏传统的元素。

Shangyi Jin (Chair of China Artists Association)

Being the material carrier of his own philosophy, Liu’s works have a keen sense of modernism and a strong visual impact on the audience. Reasonable and imaginative usage of different materials in painting makes his art the art for the young; while in the meantime, traditional factors are still found richly employed.

蒋采萍(中央美术学院博导、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

春潮的绘画色彩浓而不俗,色墨交融自然,体现出扎实的基本功。他对画面构成的认识及运用也较为自觉和主动,这是其艺术的一大亮点。

Caiping Jiang (PhD Supervisor of China Academy of Art and Chair of Association of Chinese Elaborate-style Painting)

Chunchao’s paintings are rich and thick in colors but never fall into the vulgar category. Instead, colors blend in well with ink in his painting, revealing his solid foundation in drawing. He has the awareness and takes the initiative to understand and arrange the constitution of a painting, which is an outstanding feature of his art.

叶武林(中国壁画学会理事、著名壁画家)

春潮能洞察到物象的精微末节,能触摸到物象的材质肌理,能疏理出物象的形式结构。更为可贵的是,春潮既是诗人又是画家,这种双重身份,使他的绘画更容易抵达思想与诗意,让作品在传达与理解的过程中实现互译。

Wulin Ye (Councilor of China Fresco Council)

With a painter’s eyes, Chunchao is capable of perception of every fine detail such as the texture and organic structure of materials. Moreover, the duplicate role that Chunchao has played as a painter and poet enables him to convey more easily poetic conceptions to his paintings and to realize the mutual interpretation between poetry and paintings during the process of conveyance and understanding.

涂志伟(美国油画家协会主席)

“莲”自古就成了文人们常画的题材,正因为如此,这一题材领域的传世精品才相对丰富,也难以超越,可以表现的空间已非常狭小。而刘春潮知难而上,再以“莲”为题材,却立意于“莲”的死亡意识和性意识,这应该说是大胆的也是明智的。这一崭新的角度给他的绘画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效果提供了可能。

Zhiwei Tu (President of the Association of Oil Painters in America)

“Lotus” has become a frequent subject of paintings since ancient times. As a result, there is a sea of classics with the lotus as the subject. Since there is little room left for new expression on this subject,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to transcend former painters. However, not shrinking back from difficulties, Liu deliberately chooses lotus as his subject for painting. But unlike all other painters, he founds his subject on the death of lotus and its symbolism of sex, which is well said to be bold and wise. This brand new angle facilitates possibilities for the uniqueness of his paintings.

news.sohu.com false 中国新闻网 http://www.chinanews.com.cn/sh/2016/01-07/7706241.shtml report 162 中新网1月7日电 据上海市纪委网站消息,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原专职委员季刚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media_span_url('ht
(责任编辑:窦远行 UN833)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客服热线:86-10-58511234

客服邮箱:kf@vip.sohu.com